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卡然说三AkhazaqXosav

Akhaqzaq yawqghaq navlovq hawlar dei

 
 
 

日志

 
 

父亲和炒鸡蛋  

2008-11-04 20:5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

                                     父亲母亲姨父和我在父母的地棚里

前两天朋友来家,炒了一盘韭菜鸡蛋。

看着那混合在绿色植物里的鸡蛋,闻着那依然还在冒着热气香味,记忆突然把我拉回到那遥远的童年时代。

依稀记得那时候我五岁。

那天早晨,父母在出工前炒了一锅苤(pie)菜炒鸡蛋,所谓的苤菜炒鸡蛋,其实是在满满一锅剁碎的苤菜里和了一个鸡蛋,有鸡蛋的味道却不见鸡蛋的踪影,即便如此,于我们而言,那便是那年代最好的荤菜了。父亲把炒好的菜从铁锅的正中央划了一条线分了两份,小山也似的堆了两堆,盖上锅盖后叮嘱我说午饭的时候弟弟和我每人一份,并特别强调说一定要照顾好弟弟一起吃午饭,我“恩恩”地点头,并答应只吃我的那一份。

父母刚走出家门,我也领着弟弟到别的院子里找其他的小朋友玩。可是,虽然是在玩,脑袋里却总也停止不了对那锅鸡蛋的“牵挂”,周围小朋友的叫嚷和喧闹并不吸引我,眼前不停地晃动的依然是放在橱柜里的那锅鸡蛋,那诱人的味道啊!似乎总是往我的小鼻孔里钻,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它,可小小脑袋里却偏偏全都是它的影子,无论怎么也不能投入到伙伴们的游戏里。于是我把弟弟撂在那里,自己一个人飞也似的跑回家,用身体撞开那没有锁的门直奔那橱柜,然后迫不及待地掀开那锅盖,没有用筷子也没有用勺子,直把脑袋拱进那铁锅口,双手并用着扒拉着往我嘴里塞,没有咀嚼也没有品味,塞到嘴里呼啦两圈便咽进肚里,我吃啊吞啊,拼了命似的不能停止,等我缓过劲来的时候,哪里还剩弟弟的那一份?锅底一片亮光四周一片邋籍。。。。。。

本来,按以往的惯例,在哈尼山上,因为庄稼地一般都离村子比较远,人们为了节省路上来回奔走的时间,早上出工的时候就把午饭也一并带到地里,都是在山上吃午饭的,大人们早上出了门,一般都到了天黑收工后才回家,可是偏偏不巧的是,不知什么原因,那一天父亲在中午的时候突然返回家来,到家的时候弟弟也偏偏嚷着要吃饭,于是父亲揭开那锅苤菜炒鸡蛋,见那空空如也的锅遂问弟弟吃完了鸡蛋怎么还饿?弟弟于是解辩说他没有吃午饭,父亲于是转身面向我,看我心虚的脸色,和那零星散落在橱柜的韭菜和鸡蛋的碎屑,于是找了一根一米多长的哈尼族人用来盖屋顶用的编草排的竹条朝我的身后使劲抽打。。。。。。

我不记得是否哭了没有?不记得是否有没有反抗?只记得到了晚上母亲回到家里,掀开了我的衣服,见背后青青紫紫长长短短蚯蚓似地爬满了我后背的“抽痕”,就一边数落父亲一边掉起了眼泪。。。。。。

也难为了贫穷的父母,那年月,一年里能吃一、两次鸡蛋,那是“相当的‘光荣和自豪的,那也将是向小伙伴们显耀和谈话的资本,而如此的“盛宴”,足够让我讲上十天半月的啊,更别提那满满一锅鸡蛋,虽然和了一锅的苤菜,却被我一个人独享,虽然受了皮肉之苦,却让我足足显耀了半年!!!!!!!

哪一天,父亲来家的时候,我将再做一盘鸡蛋炒苤菜,然后和他说说那曾经的——往事。

回乡的时候,我也将再炒满满的一锅鸡蛋,给我的------

兄弟!

 

 

我的兄弟说四——在长城脚下

 

 

 

 

 

  评论这张
 
阅读(888)|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