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卡然说三AkhazaqXosav

Akhaqzaq yawqghaq navlovq hawlar dei

 
 
 

日志

 
 

侄女姗芙的~~~清迈爱情故事  

2008-12-10 10:3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侄女姗芙的~~~清迈爱情故事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姗芙 

                                        侄女姗芙的~~~清迈爱情故事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异乡的生活,别人看着都精彩,可是谁能真正体会到精彩背后孤独和寂寞呢?。。。。。。我像是和谁赌气似的,不大和我的邻居来往,因为整座公寓中,只有我一个中国人。平时,工作,在房间里看书,实在无聊的时候就把该送到洗衣房的一大堆衣服自己动手洗,如果更无聊了,就去外面独自吃大餐。是的,我在清迈最大的开销就是上饭店,我去吃日本料理,韩国料理,吃丰盛的西式早餐,尝各种叫不出名来的泰国菜。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给自己找点乐趣,要不,真怕自己疯了,我常常想,三毛是怎么在撒哈拉沙漠度过了那些艰难的日子的,心里,佩服她的意志力,孤独和物质的匮乏都要意志力的,撒哈拉沙漠,也许是何西给了三毛乐趣和勇气吧!但是,我,没有何西!

                                      我侄女姗芙的~~~清迈爱情故事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我和侄女姗芙在我家

   星期天的傍晚,我知道今天我的孤独会少些,因为清迈sunday market就在公寓附近,走出公寓的巷子就到了,这是整个泰国最大的星期天夜市场,市场里有当地各种手工艺品,有卖艺的,有卖食物的,总之,是打发孤独的好去处,几乎每个周日我都要去逛。在那里逛的大多是游客,各种肤色,各种发型,看来来往往的人们也是一种乐趣。一个人,为难的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无法为自己拍照,就像那天,我在市场找到了一种我没有吃过的小吃,想拍张照片,所以我请老板娘给我拍照,谁知道老板娘没有使用过数码相机,我教她按哪个按钮,她信心十足的接过我的相机,我准备好了笑容,但是,瞬间,我和坐在我旁边的另一个食客笑的直不起腰了,因为,老板娘把相机的镜头对着自己,屏幕朝着我。我和杰瑞德就这样笑着在小吃摊上认识了,不做作,不刻意,不可避免地。自我介绍后,杰瑞德突然欣起他的衣服给我看他刚纹的纹身,说是很痛。那是一株叫不出名字的漂亮的小草,纹身附近是性感的亚麻色胸毛,我就那样不小心地看见了他上半身的身材,那不胖也不瘦,可以说近乎完美的身材。

    之后,我们相约去了酒吧,杰瑞德叫我选的地点,我很自私地选了在我公寓附近的一个酒吧,我心里偷偷想,散伙后我回家方便,即使我不是美女,但是如果半夜走在马路上多少还是有点危险的吧,近点好!我没想过让杰瑞德送我回公寓,萍水相逢,怎么能要求别人为我做什么呢?那晚,和杰瑞德说说笑笑地在酒吧度过了几个小时,买单时,我坚持AA,这是我的习惯,其实也是很多人的习惯,我们连朋友都不是,我怎么能受得起他为我买单呢?再说,我也不能让人看低了中国女人,初次见面就占别人的便宜,我谢绝了杰瑞德想请客的好意。

  十字路口,我们面对面,握手说再见!

   “你先走吧,我看着你走,因为你是女士”。

  “好,再见!”。

  “很高兴认识你,今晚我很开心”。

  “恩,我也开心”。

  “旅途愉快,中国姑娘”。

  “旅途愉快,澳大利亚男孩”。

  “希望真能再见”

  “……走了”

  再见

    我朝着回家的方向走,他在不远处说,其实他的公寓也在我走的这个方向,所以我们可以一起走,我笑笑,没有说什么话,他无非就是想送我罢了,男人很多时候都是会撒谎的,而女人多半也不介意这种善意的谎言。我们几乎没有言语,只是安静的走着,路边的酒吧都还没有打烊,嘈杂声在继续着,马路上也走着或坐着三三两两的醉猫,行走的车辆已不多。在一个需要过马路的路口,我们几乎到达对面的时候,一张摩托车像疯了一般从右面的拐弯处驶过来(泰国交通一律左行,右拐是违法交通规则的),我来不及做出反应,他用力用他的右手抓住了我的左手往后拉,摩托车与我擦身而过,而惯性也让我的半个身子躺在他的怀中,他救了我,但那个姿势让我尴尬,我们太近了。躲开他的眼神,若无其事地说“谢谢”。清迈这个城市太暧昧,有人说,他是滋生爱情的温床,或者说,一夜情。而我拒绝爱情,远离一夜情。爱情和一夜情都不如做个轻松的朋友好,我喜欢和人做朋友,可以一起吃饭,可以一起喝酒,帐单AA,愉快没有负担!

   一直走到公寓,面对他:“我到了,谢谢你送我”。

    “我也到了”

   “呵呵,很高兴今晚和你一起度过,不过,我不喜欢别人去我的房间,尤其男孩”。

   “事实上,我住这里的304”。

   这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结果,我用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人家并非给我发一夜情的迅号,只是很凑巧地我们住在同一个公寓,只是之前我们都没有见过对方,我的房间就在207。

    公寓很静,服务生都已经休息了,老板娘的房间也没了光,但,大厅里的灯光如同白昼,我们都没有睡意,彼此精神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所以,找来啤酒,找来香烟,用有限的语言能力聊着天南地北。

    凌晨4点告别,中午11点,有人敲门,我知道是他,今天不是我房间打扫的日子,服务生不会敲我的门,而我在清迈没有朋友。有时候11点对我来说太早了,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所以这个时候,要是我不需要外出一般都还赖在床上看书。那天就是。敲门声一阵又一阵,而我下身只穿着一条CK紫色平角裤,上身一件丝质的宝蓝色肚兜,我慌乱地找着我的筒裙,套T恤,慵懒凌乱的长发也来不及收拾就开了门,应该是很狼狈的。他没有惊讶,只是平静的问我能一起吃早餐吗,然后又突然改口说,吃早餐加午餐。我笑着不露牙齿,以免我没有清洗的口腔有味道,然后用力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那个早餐加午餐让杰瑞德苦等了半个小时,尽管我用了神速,但是女人洗澡化妆穿衣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选了一家常去的餐厅,喜欢那里的音乐,喜欢木质的餐桌和椅子,烟灰缸都是用竹子做的。

    12点了,但杰瑞德说,这依然是早餐,我们在服务员不解的目光中点了两份美式早餐,有点恶作剧的味道。对我来说,这个美式早餐的分量当做午餐来吃也是多余的,有两个蛋黄的箭蛋,两片土司,奶酪,一片肉,水果沙拉,咖啡。杰瑞德喜欢喝苦咖啡,而我是一定要加奶和糖的,生活中已经有太多无可奈何的苦,我不想让我的味蕾也尝到太多的苦。

    一天的时间是过的很快的,尤其心情愉悦的时候,吃吃喝喝,谈谈天就过去了,晚上9点晚餐以后,杰瑞德说他明天要离开清迈,因为他参加了旅行团,而这是在没有认识我之前做的决定。我没有惊讶没有慌张,已经习惯了在路上和不同的人相识又离别,所以,和他不期而遇的时候我也知道,有了相逢必然有分别。这样自然不会有惊讶也不会慌张,多么自然的发展程序,我已经学会波澜不惊静静的淡淡的说再见。

    第二天是新的一天,新朋友走了,日子还要继续,工作,吃饭,看书,这原本就是我平常的生活,我真的很安静。9点的时候,又一个敲门声打破了我的平静,我猜测不出是谁,因为不可能是杰瑞德,但门外站的确实是他,一身休闲,包还没来得及放回他的房间,额头有汗汁,喘着气。那晚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去他妈的旅行团”。事后,他告诉我他去到清莱就后悔了,后悔愚蠢地继续他的旅行,所以,下午的时候他义无返顾地回来了,没来得及吃晚饭,不要求旅行社退他的旅费,只为见我。荣辱不惊,但出于人道主义,我答应陪他去吃晚饭,或者说,看他吃晚饭。

    那以后,我的房间常常有敲门声,有时在早晨,有时在中午,有时在傍晚,有时在晚上,我也不是一天24小时呆在房间的傻子,所以有时候,我也经常能收到从门底下塞进来的纸条,杰瑞德像个初恋的男孩,奔走于304和207之间,这个热情的比我年少两岁的澳大利亚男孩,很多时候都让我忘记了自己的普通与平凡,但更多的时候我却是理智的,理智的知道,世界上即使有爱情,但应该和我没有太多的关系,理智的知道,我们文化背景的差异,理智的知道中国和澳大利亚季节的截然不同和距离,我不奢望爱情。但不拒绝朋友,所以,只要有空我们依然一起出入酒吧饭店,杰瑞德也不理会我的没心没肺,一如既往的和我约会。

    我们心照不宣的看似友好平静的相处着,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大概喝醉了,跟着酒吧里的音乐唱着伤感的歌,他的眼神似我欠了他的----欠了他的爱情。音乐的结尾,他改了歌词,唱着“我的女孩,我漂亮的中国姑娘”。我强忍了眼泪,同时也想起德胜哥哥说“你好的让我无可挑剔,但我们不能在一起,恐怕你的样子不能让我父母接受”。我知道这是哥哥的借口,但我宁愿他的借口是我不够贤惠或者其它的,其他的一切我都可以改变,唯有我的长像是上帝借着我父母的肉身赐给我的,不可改变。我流泪了,为杰瑞德为德胜哥哥为自己……总之,心情复杂。

    杰瑞德签证使用日期是我打算离开清迈的前5天,也就是说他应该在我之前离开清迈,但他很快做出了新的决定,坐飞机去老挝续签,然后在我没有离开清迈之前再赶回来。千辛万苦,他在我离开的前一天终于回到了清迈,无论如何,我说了谢谢,没有太多的理由,并且答应了他晚餐的约会。如从前般,我们约好在大厅见面,再一起出门。那个下午,在洗澡间,我的心就那么刺痛了一下,我决定,今晚要美丽,为那个可爱的男孩美丽一次。黑色裹胸紧身衣,把我的上半身所有女性的特征都显示的那么完全,一条拖地的低腰长裙子,甚至遮住了我的高跟鞋,头发也细细的打理过。我这样走下楼梯,他呆呆的看着我的时候,我知道他喜欢今晚的我,我看见他眼里的惊喜。

   那晚我们没有AA,他请求给他机会请中国姑娘共进一次晚餐,了了他的心愿。

   最后一天,他很早来敲我的门,我也第一次允许他进我的房间,我们都沉默着,他看着我收拾行李,然后是机场,就要离开了,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离开,但现在因了杰瑞德,空气中多了许多伤感,一种莫名的伤心也向我袭来,我突然不忍再看他的眼睛,害怕看到比我更悲伤的心情,我知道,这一切都会过去,也许不久后,他就会忘记了哈尼,但在当时,此生也许不能再相见的心情,感伤是抹不去的。时间不是静止的,我真的该走了,杰瑞德说,honey(哈尼)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我没有犹豫,立刻卸下我70升的旅行包,像个听话的孩子站在那里等待他的拥抱,他的大手揉着我本就凌乱的头发,另一只手用我都快窒息的力度紧紧的拥着我,但是杰瑞德,离别就在眼前。

    我重新背上包,没有抬头,但我知道他的视线在我身上,转身,走向安检,没有回头,我知道,我们不会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997)|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