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卡然说三AkhazaqXosav

Akhaqzaq yawqghaq navlovq hawlar dei

 
 
 

日志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vqbeeq  

2008-02-26 21:5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父母已经七十多岁,可至今依然住在离山寨很远的地里,过着

                          日出而作日落而歇的田园生活,这是他们的小窝棚

          我的婚姻很失败。可是年愈古稀的父亲母亲,却依旧相亲相爱,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他们红过脸吵过嘴,偶尔小小的斗嘴,也都在父亲的幽默的言语中母亲笑骂着愉快地收场。
     相亲相爱的他们不习惯喧嚣而拥挤城市生活,至今依然在远离寨子的山地里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传统生活。
  按理,再怎么不济,我好歹也是公务员,也拿公家的薪水,姐姐也在一所中心小学当教师,也是政府的人,是完全有条件或者有能力接他们到城里和我们一起生活,可是年老的父母都不愿意和我们一起住。每次来我居住的小城,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对劲、不舒坦,不是这里痛就那里痒,于是不到三天我又得送他们回乡下,到姐姐那里亦如此。
  “闻不到土地和森林味道,我们就会生病”父亲 如是说。
为了他们的健康,为了他们不生病,我们也只能依从他们,只能让过他们自己愿意过的生活。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家在大山深处,寨子四周至今全都是原始森林,好美!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要开近两个小时的车就到我父母的驻地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森林深处是我家


  我和姐姐都是父母骄傲的资本。
  很小的时候,父亲是我们生产队的队长,偶尔有汉人或解放军来拉练到边寨,都要父亲出面接待,每每这时候,我和姐姐都是父亲向汉人显耀的资本。斗大字不识的父亲于是呼喊着我们的名字寨头寨未地狂奔着找寻在某处和伙伴一起玩耍的我们,为的是足以让他骄傲的会念汉字的儿女给来自山外的汉人念那如蚂蚁一样的汉字。我于是就从破旧的哈尼黑包里掏出书翻开
那画满了图片的课本,声嘶力竭且骄傲地“咏唱”那自己都弄不懂意思的字:
“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总路线万岁
大跃进万岁
人民公社万岁
大家来唱革命歌,
你唱歌,我唱歌,
大家来唱革命歌,
越唱越爱毛主席,
越唱越爱共产党,
越唱歌,心明眼亮有方向!。。。。。。。
  我一口气能把不薄的一本语文课本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喊”下来。然后在父亲满足而得意眼神中结束我的个人“咏唱”会。而那些汉人叔叔听完了我的表演,也毫无例外地从兜里摸出几粒果糖表示奖励!得了好处的我,再有汉人来的时候于是也不用父亲满寨子的狂叫我们的名字。。。。。。
“好好读书,以后就能过汉人那样的生活”父亲以他朴素的世界观这样鼓励我们。
“汉人有怎么样的生活呢?和我们哈尼族人不一样吗?”年少的我们对山寨以外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汉人出门坐车不走路,汉人也不劳动,在房子里晒不到太阳也淋不到雨,可是他们吃的穿的都比我们好,还有他们的屋子里挂有象梨果一样的会发光的东西,到了晚上就会发亮,和太阳一样,他们都生活在没有黑夜的世界里”,父亲说。
于是我们就用我们的小脑袋想象那从来没有见过的“不劳动也可以吃好穿好”的奇异的汉人的世界!我也渴望到那和哈尼族不一样的汉人世界去看看。。。。。。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父亲的木楼

        朦胧记得汉人我是见(听)过的。
       那还是在更早以前,大概两岁左右时候(我的记忆出奇的好,我还记得我们举寨迁徙的一次,推算起来那时我也只有四岁,而之前的很多很多的事情我至今都还记得请清楚楚,我甚至记得仅小我两岁的弟弟出生那天的景象)。
        那天,太阳很好,温暖的阳光懒懒的洒在四周被森林包围着的正午的山寨。我跟在姐姐后面,和寨子里的同伴在寨中央的半坡上玩耍,猛然听到远处传来惊恐而声嘶力竭的“腊白来了!腊白来了(腊白;哈尼族语腊白即汉族人)呼喊声,随着那恐怖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寨里的所有公狗母狗及一切能发声的生命都躁动起来,此起彼伏的狂吠也开始狂哄滥炸,受了惊吓的姐姐们,慌忙中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或者根本就顾不上我了,把我撂在一边做鸟兽状四散逃窜,都躲进了路旁的矮脚粮仓并用木板挡住了门窗。我不知道腊白是什么东西,但是,既然姐姐们都害怕得远远地躲避,既然父母大人和比我们大的哥哥姐姐们都喜欢用“如果不听话 就让腊白抱走”来吓唬我们来判断,腊白应该是比较吓人的东西。于是我也试图爬上那粮仓,可怜刚学会跑两步的我,哪能爬那样的竹梯呢?眼看寨子边几个穿白色衣服的被姐姐们称“腊白”的人慢慢地往我的方向靠近,我急得不行,可是凭我怎么努力和折腾,却跨不上那用竹子做的仅有三台的梯子,我也看见姐姐们的眼睛从门板的缝隙里一闪一闪的在眨,嘴里也都在七嘴八舌叽里咕噜地谈论那正朝我的方向走来的有关腊白人的种种吓人的行径,我于是开始极度地紧张和害怕,极度紧张和害怕的我于是就亮开嗓门哭喊起来。。。。。。。
        或许是在仓库里扑闪着双眼往外偷窥的姐姐回过神来猛然发现自己的弟弟不在身旁、或许是听到了我的丢了魂似的哭喊,怕我那足以穿破云层的声音招引那令人恐惧的穿白衣服的腊白,总之才哭了两声,一个邻居大姐姐(日志里另外一篇《阿着培》里的阿着培既是)梭开一木板,然后探出半身弯下腰伸下一长手,在那穿白衣服的腊白人看到之前把我提拉了上去并又迅速梭紧了木板。。。。。。
我于是在姐姐们连哄带吓的责骂声中压抑着我的抽泣,憋住呼吸从木板缝中战战兢兢地看那腊白从粮仓前走过又渐渐走远。直到那白色的身影在寨后的森林里渐渐隐去才吐了一口长长的气。
       后来,大概五岁大的时候,我又一次见到汉人,而这时候的我却没有觉得汉人有多么可怕。现在想来,那一定是类似于如今的文化下乡到我们寨子里慰问演出的。有三、五个汉人叔叔分派到我家吃饭,其中一个叔叔的胸前抱了个小箱子一样的东西,拉开了又象翻开着的书页,更奇怪的是,那东西还能拉出美秒的声音,实在是好听呢。我于是怀疑那箱子后面有人躲着唱歌,于是绕到那叔叔的后面仔细观察以想证实我的疑问,可是我没有发现什么。仅仅一拉一合就发出那美妙动听的声音,就那么简单,爸爸见我好奇,就告诉我说那里面有小孩子,还说腊白人把不听话的小孩子都放进里面,我一听就害怕,害怕父亲真的把我塞进那镶满黑白长牙的相子里(后来知道那叫手风琴,黑白是琴键),于是我拔腿群跑到女室我母亲那里。。。。。。(哈尼族的房屋分男室女室,房子的主人夫妻不可以同睡一张床,只是“办事”的时候丈夫摸黑到妻子的卧室)。
  到我6岁的时候,寨子的学校里来了一个真正的腊白老师,椐说是从上海来的,(事实上在我出生之前就有一对腊白老师在我们寨子教书,只是直到我懂事的以后才明白,没有把那家老师大人小孩当腊白是因为他们说哈尼语,也和我们住在山寨)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这是我读高一那年和父亲一起种的茶圆,有4亩多.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锄禾日当午......我母亲的菜园子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傍晚,我和同龄的伙伴在学校院子里玩耍,那上海来的老师剥了奶糖,分别送到我们每个人的嘴里,我于是就含着它,慢慢享受那甜味,可是坚持了不一会,我觉得那甜来得太慢,不过瘾,于是用牙齿用力咬了一口,谁知道那糖的却粘住了我的上下牙,无论我怎么努力怎么使劲都一直粘着,那上海老师见我这样,就用手比划着告诉我意思是要我闭紧嘴巴,一会口水多了那糖也会从牙齿上脱落,我照着那老师的样子坚持了一会,果真解决了问题。
后来我把我得到的糖以及牙齿被粘住的事情回家告诉了父亲。父亲问我说好不好吃,想不想多吃,我说好吃死了,还想吃。
“以后读书好了你也可以做那样的糖,到那时候你想吃多少就可以吃多少”
。。。。。。。
为了能过和汉人一样“不劳动也可以吃好穿好”的日子,为了要多吃那“好吃死了”的糖,我于是就热爱了读书,热爱了一切和汉人有关系的东西......

       (未完待续)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和朋友在父母的地里

父亲母亲.腊白Aqda Aqma Lafbee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 - 阿卡然说三AqkaqzaqXosav

  评论这张
 
阅读(1241)| 评论(1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