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卡然说三AkhazaqXosav

Akhaqzaq yawqghaq navlovq hawlar dei

 
 
 

日志

 
 

奶奶,我回来了!I've returned,my grandma!Aqpiq-ol ngal hhovqlalmaq  

2008-06-27 14:1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人啊!Aqpiq-ol ! ngal hhovq lal maq!

 

   实在没有想到,如此巧合而离奇的故事会和我有这么密切的关系......

60多年前,我大嫂的父亲撇下糟糠之妻,领着他新讨的妻子及和"糟糠之妻"所生的年仅8岁的一男孩(我大嫂的哥哥)离开中国。兵荒马乱的当口,一路走走停停,最后和同去的族人一起定居在泰国和缅甸的边境线,金三角辖区的莽莽大森林里——一个叫帕米卡的哈尼族阿卡山寨里(palmilkaq)。

此去经年,我大嫂妈的心就没有安宁过,白天哭夜里哭,劳作时哭歇息时也哭,哭那跟了后妈的年仅八岁的孩子

悠悠岁月,世事沧桑。早些年因为社会动荡无法彼此联系。接着又是土改、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直至后来那恐怖的不堪回首的十年文革动乱......一茬又一茬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阻断了血肉亲戚的联系.整整六十年多年,老奶奶从此后再也没有见到那八岁就离开她的亲儿子。。。。。。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星移斗转,好多事情已经是物是人非......国内改革开发的政策使平民百姓也有了到外面的世界闯荡的机会。

去年,我侄女姗芙到泰国学泰文。

临走之前,我嫂子把她们家的故事细细地和侄女聊了一下,并告诉她有个舅舅(八岁就离开中国的小男孩是我嫂子的哥哥亦即姗芙的舅舅)在泰国北部的某个山村,并嘱咐她想方设法寻找一下。

侄女姗芙到了泰国后,虽然身处陌生的环境里,可是为了找到亲人,找到她的亲舅舅,在学习工作之余,无论逮到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要是哈尼族阿卡人就不厌其烦地打探、询问。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个聚会上看见一个曾似相识的熟悉的面孔,于是就问他是否到过中国?是否到过西双版纳?是否认识一个叫说三的人?那人一听到我的名字,便告诉侄女说他和说三在十年前就认识并且是好朋友,还说他几乎每年都到西双版纳,而到西双版纳就一定到说三家......

难怪面熟,侄女姗芙告诉我朋友说她肯定在我家见过他,遂感叹世界之小,接着和他聊起她那至今都没有见过的舅舅,聊起他她妈妈的嘱托,并把他舅舅的名字和大概的村落说告诉了我那朋友,我那朋友一听我侄女说的那人的名字,就惊奇地张着嘴久久说不了话。

原来,我侄女说的那名字,正是我朋友的的岳父!天哪,太巧了啊!我侄女几乎不敢相信这几乎是“踏破铁靴无觅处”的从天而降的喜讯,嘴里也惊叹得只能喊天了!

朋友于是就很快地把消息告诉了所有的亲人。

几天后舅舅的大女儿即我朋友的妻子阿阔亲自开车来接我侄女,到帕米卡认亲友。。。。。

八岁时候被带到泰国的小儿子(右).即我嫂子的哥哥\姗芙的舅舅,四十多年后在他

大女儿阿阔(也就是我的朋友路嘎的妻子)的婚礼上,可惜前两年因病去世

,自从他八岁离家后直到去世都再也没有见到他的在中国的亲娘.........

Ahku Mother & Father At the  Wedding

 

遗憾的是,舅舅因病于两年前去世。不过舅妈依然还健在。

舅舅和舅妈共同生养了四个孩子而且个个都很成器。

大女阿阔(Kanchana),毕业于清莱大学,嫁给了十五年前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我的朋友并生育了四个女孩,现在夫妻两在泰国清莱有自己的公司,(Thai-Akha Ministries foundation)泰国阿卡服务基金会。

二女阿馁(Patchara),现在在美国印地安那读哲学学博士law school at Indiana University (Phd)=Doctor of Philosophy

三儿子阿尔(Mongkon),现在台湾工作;

四姑娘阿泊(Panupong)和老母亲一起在帕米阿卡的哈尼族寨子。

我的朋友叫路嘎,是十年前在一个国际哈尼族学术研讨会上认识并成好朋友的!此后他又陆陆续续来了好多次,而且每次来一定是要到我家,我侄女那时候经常在我家,她就在那时候见过他的。

可是,那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我嫂子家有这么一个故事,故也没有谈,要是我嫂子早点告诉我;要是我和路嘎早一点聊有关亲戚的话题;要是早一点知道路嘎的妻子是我嫂子的亲侄女,要是......8岁时离开祖国的小男孩一定是能回到中国,见到他那日夜思念的亲亲的娘啊!!!

当年八岁小男孩的母亲,至今还很健康地生活在中国,遗憾的是,

儿子已经在泰国去世,自儿子八岁的时候被前夫领走后.她再也没有

见到过她的儿子.图为和从泰国回来的孙女阿阔(右)在一起

 

可是,那当年的小男孩已在几年前因病去世。

小男孩的母亲现在已经九十多岁,却依然健康的生活在中国西双版纳的哈尼山寨。她不知道她的孩子已经去了天堂,不知道她孩子的四个子女如此的出类拔萃!....

前几天,朋友路嘎又一次因公事到中国,他的妻子阿阔,本来是要到新加坡去会合从美国回来的妹妹阿馁一起回泰国的,可是因为爱人说要到西双版纳,她便毅退了新加坡的机票和丈夫一起坐上了到中国的客轮,她要代她的已经在天国的父亲急切地看望从来未曾谋面的亲亲的奶奶!

 到达西双版纳的时候已是深夜,可是当晚一到下榻的酒店路嘎就给我打电话,一阵寒暄之后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他们此次来的目的,并要我帮联系乡下的亲戚,说想明天一早就到80公里外的哈尼族山寨去看从未谋面过的亲奶奶。挂了电话后,我便急急和我哥联系,我哥听说泰国的亲戚来认亲也很激动,并告诉我说因为最近几天连着下雨,到山上的路不好走,所以为了彼此都方便,他负责把老奶奶从山上接到他工作的小镇那里,然后我们在他那里会合见老奶奶。

第二天一早,天刚亮,我们开着一辆小面包车出发了。汽车飞速的在路上行驶,因为归心似箭,夫妻俩无心欣赏路两边的胶林、村寨及优美的风景,纵有天堂般的美景此刻也吸引不了他们,在他们眼中这些都已不重要,此刻他们的心里只有绵绵的牵挂和无尽的思念。

路嘎夫妻俩都显得很激动,再过不多一会儿就可以见到亲奶奶、见到分别半个多世纪的亲人了……

汽车行驶了近2个小时,我们终于到了约定的地点,久违的亲情就在那一刻爆发,感动的情愫在眼泪和相互的拥抱与问候中荡漾,此情此景,只有久别的人最懂。待双方情绪稍稍平静以后,孙女急忙拿出从泰国带回的她亲自缝制衣服给奶奶穿上,并为她扶平衣领和袖口,奶奶饱经沧桑的脸上荡开了灿烂的笑容和晶莹的泪花,半个多世纪的思念与牵挂终于在此刻释怀……奶奶也捧着孙女的脸仔细端详,一边看一边说:“像,像,太像了,太像你爸爸了,可惜啊,自从他8岁的时候和我分别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因为是公务出差,路嘎夫妇只匆匆和老奶奶见面并吃了一餐饭就回国了,他们说,

在不远的日子,他们将携同老岳母 和其他亲戚再用我们哈尼族的方式来拜见老奶奶和

他们在中国的亲人!

让我们一起祝福吧!

 

当年八岁男孩的大女儿阿阔也已经长大成人,如今也有自己的四个小天使了!

                            幸福的阿阔一家子Luka&Ahku Family

 

老奶奶拉着孙女的手不停地说啊说啊!六十年的相思和牵挂就在醇厚的乡音里释放。。。。。

(路嘎夫妇和我嫂子(戴紫色头巾者)

三儿子阿尔用哈尼族传统的婚礼迎娶新娘。他们现在在台湾工作!

 Ahku's younger brother & his wife

大女儿阿阔嫁给了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朋友路嘎Luka & Ahku

二女儿阿馁(着黄色衣服者)和姐姐姐夫在美国,她现在在美国印地安那大学读哲学博士

Patchara  at Indiana UniversityI

朋友路嘎家的花园别墅Luka & Ahku's villa

朋友路嘎的父母 luka's parents

身着传统哈尼族服装的阿阔一家All  family members wearing traditional Akha clothing

 

大女儿阿阔和丈夫路嘎在美国Luka and his wife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大女儿阿阔和她的母亲(右)(当年8岁小男孩的妻子、我嫂子的嫂子)

大女阿阔和二女阿馁两姐妹在美国 both sister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当年八岁小男孩的妻子,阿阔的母亲(左)和她的儿媳妇\阿尔的妻子

孩子啊!!!!!!

 

和路嘎夫妇在我们寨子With Luka & Ahku in my village

亲人团聚 Family members in china together

说吧奶奶!把六十余载的乡思。。。。。。(白衣服是我大哥)

 

我嫂子即阿阔的姑妈

 

让我看看,再让我看看,你是否从奶奶沧桑的脸上读到了父亲远去的身影?。。。。

 

眼睛哭肿了也要和奶奶合影。。。。。。with grandma

阿阔夫妇在我家 Luka & Ahku at my home

阿阔 的丈夫路嘎(中)十年前就是我的好朋友,可是那时候不知道这些故事要不然,。。。。

Ten years ago luka and i become good friends

 

去年我做画展前路嘎还来西双版纳,那时候我们也都不知道是亲戚,,,,,

我送了一幅小铜雕。。。。。。

 

 哭吧,哭吧!就让六十年的相思之苦,用泪水冲淡一些吧!

给奶奶穿上了从泰国带来的自己亲自缝制的衣服!

 

两侄和我儿子(9年前)  左为现在在泰国工作的侄女姗芙,她是寻找亲人的功臣!呵呵

 

现在的姗芙

    

  评论这张
 
阅读(1346)| 评论(1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