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卡然说三AkhazaqXosav

Akhaqzaq yawqghaq navlovq hawlar dei

 
 
 

日志

 
 

哈尼族巫师<尼帕>Aqkaq-eq nir paq”  

2008-09-19 16:4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巫师,人们总是和身着怪异服装,手持神秘法器,口里念念有词,在黑暗狭小的小屋里又唱又跳、装神弄鬼的恐怖人物联系在一起,故在众人固有的观念里,巫师不过是一种躲在阴暗角落里妖言惑众、骗人钱财、见不得太阳的职业......

哈尼族“尼帕”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我的邻居大妈是尼帕,也是小祈美眉研究的对象,她曾经救助过无数的病痛者.......哈尼族“尼帕”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我右边是我大表嫂,是在我们那地方比较有名的尼帕,她爱人(我左边)是我们哈尼族第一个

作家朗确先生,曾经获得过少数民族作家文学作品"骏马奖"

 

可是,在哈尼族的社会里,巫师是哈尼族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同贝毛、咀玛(管理村寨的神职人员)一样,其地位是特殊而举足轻重的,巫师除了兼有生理治疗和心理辅导的双重身份外,也是哈尼族社会里的知识分子,天文地理、农事生产、红白喜事样样都精通。特别是在缺医少药的远古年代里,人们普遍确信巫师具有消灾避祸、救死扶伤、透视来世前身等等的特异功能,因此在哈尼族社会里,巫师都普遍受族人的尊重和敬仰。

哈尼族“尼帕”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这是我大伯和大妈,两个恩爱的夫妻,大伯在去年97岁时去世,大妈是尼帕,

目前依然健在.她是我在法国巴黎读视觉人类学博士美眉研究的对象!

哈尼族“尼帕”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我和小祈美眉,她现在在法国巴黎读视觉人类学博士,专门研究哈尼族的尼帕

哈尼族语称巫师为尼帕。

我出生和成长的那个年代,正值全国山河一遍红的岁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在全国上下、大江南北轰轰烈烈的进行横扫所谓的一切牛鬼神蛇,尼帕这种在常人眼里看来近乎有些妖魔化的职业便首当其冲地成了被攻击和横扫的对象,哪怕是在遥远的少数民族村寨也未能幸免于难,从事尼怕这种职业的人更是毫无例外地被作为专政对象被批斗,所有做法事用的器物都被烧毁、被‘四旧’。之所以,至我出生到十五岁的少年生涯里,我也仅仅只听说过有尼帕这词,却不知道尼帕为何物,或司什么样的职权,只是从大人们有关对尼怕的零星言谈和描述中加上自己无限的想象去拼凑所谓尼帕的朦胧印象。直到八十年代,文革结束改革开放以后,传说中的尼帕便渐渐复出并在共和国的阳光下显山露水还了它本来的真面目,也在此时才又渐渐回复并容入到哈尼族的日常生活里来。于是我也才才得于近距离的接触、感知、甚至得益于尼帕的种种恩泽。原来,尼帕只是和你一样不过是普通的人而已,只是在司其职能的时候才显得有些神秘而已,你的邻居、你的亲朋好友甚至你的父母兄弟姐妹当中的某个就可能就具有做尼帕的潜质呢。。。。。。。

不过,哈尼族的尼帕不是你想做就能做,也不是你想学就学得了的。

哈尼族“尼帕”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小祈美眉和我兄弟及弟妹

 

哈尼族人认为,尼帕是神授的的一种特殊的职权,大多数尼帕从常人变为尼怕之前都要经受病痛的折磨,少则一两年,多则十几年,更有甚者,有些尼帕甚至一辈子都在成与未成之间痛苦煎熬,那种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生活状态实在不是我们常人能忍受的。成了的,就象常人世界里的大学、博士毕业取得了文凭,就有给人看病算卦的资格和能力;反之,就一辈子也就只能做碌碌无为自娱自乐的尼帕了。好的、或者说是比较有神力的尼帕大多是在长久病痛后一夜之间突然恢复健康,或者是在睡梦里有神授给他(她)给人治病或者看卦的超人的能力;之后就彻头彻尾完全变了一个人,自己之前的病痛也消失且无师自通地懂得了天文地理、人文历史、医药理疗、前身后世等等不一而足。。。。。。。

哈尼族“尼帕”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这是我们寨子的老尼帕,我曾经吃过她的据说是从瀑布的深水里捞出来的蛇皮虎毛等等

混合弄的药!呵呵

我第一次亲历和感触尼帕大概是在八十年代初我读初中的时候。

依稀记得那是周末,我和在镇里一起读书的伙伴如往常一样从就读的小镇回家过周末,当我们走了两个多小时到村口的时候,隐约听见从村子里传来从来也没有听到过的类似于传统山歌但比传统的山歌的旋律更欢快活泼的一些的女性歌喉,我们觉得奇怪,因为在哈尼族人的律法里,在寨子里是忌讳随意地唱山歌、情歌的,要唱山歌、情歌就得到山上,更何况是在大白天。。。。。。。我们于是小跑着往那声音的方向找寻过去,只见一群男女老少围在我邻居阿尔芭落大妈的家,说是阿尔芭落在跳尼帕,啊?阿尔芭落是尼帕啊?什么时候变的尼帕的啊?我逮了旁边的一老姐问,回答说不是现在变的而是在她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是尼帕,之前只是因为政治的原因没有或者不敢公开而已,现在改革开放了,各民族都恢复了自己的传统文化和一些固有的风俗,尼帕们也忍不住要唱要跳了啊。。。。。。。

之后的日子里,我虽在远离(其实只有十公里,可是那时候觉得好远好远)家乡的小镇里学校里住宿,可是却不断有消息传来说某某人开始会唱会跳尼帕,或者某某人开始能预测、预言说某天某地要发生谋事等等诸如此类的消息。我自己也发现生活在我身边的朋友、亲戚、同学里都有部分要变尼帕的倾向,开始的时候是莫名其妙的会唱会跳尼帕的歌舞,然后就会预言预测某人谋事的前因后果,再然后是拜师傅。

哈尼族的尼帕,如果某人有要变尼帕的倾向,就一定得拜师傅,开始的时候一定要师傅引路才不至于走火入魔,才不至于走太多的弯路、歧路,才可以顺利地走通畅的道路,否则就会有变痴、变呆、甚至有死亡的危险。仅靠自己个人的修行畅通无阻地走通并达到一定功力的尼帕少之又少。。。。。。

拜师之后,师傅就规定所有跟从自己的弟子都必须在每个月固定的日子里和她(哈尼族的巫师十有八九都是女性)一起聚会以便传帮带教,其形式是唱和跳。每每这时,村里的男女老少都聚在尼帕家看少者一、二个,多者五、六个初学的尼帕和大师傅一起又唱又跳,很是热闹。懂门道的人是听演唱的内容、欣赏音乐的旋律和跳功;不懂的就在众人里凑热闹而已,懵懂年少的我们那时把看尼帕跳戏谑地称为看“演唱会”。

可是,看“演唱会”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进去的,尼帕在跳尼帕的时候最忌讳有不洁净的人或者不洁净家庭的任何成员在场,如果那样,她就会感觉出来,她的身体也不舒服直至那人离开现场。。。。。。

我有个堂哥也有变尼帕的倾向,症状是有时候是有意识的唱尼帕的调子,并随着旋律身体同时也在跟着在颤抖,有时候是在睡梦中无意识的说唱,然后爬起来向上跳跃,并边跳边唱。后来他拜了师傅,并和师傅一同向主子(据说主子就座在双肩调控人的意识)请求、祷告要停止他做尼帕,后来就真的没有再唱和跳了,但是据说,如果是神授的那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做尼帕的命的,虽然你的外在表现的症状是停止了,可是尼帕却要注定一辈子都得做的,只是,我也不知道我那堂哥最后是怎么样了?

还有一个,是我远房表姐姐,她平时就比较热衷与哈尼族传统文化的学习,经常见她在背诵家谱、古歌、曲词等等,平时上、下工的路上也经常可以听到她唱悠扬动人的山歌,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也开始变尼帕。。。。。。

那时我在学校,听人说表姐姐在家乡已经是在又唱又跳了,并预言说某天某时她的主要授权于她放飞蝴蝶,到时候,将会有成千上万、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蝴蝶在山寨上空如雪花般的飞舞,如果是那样,那将会是怎样壮观而美丽的一种奇观呢,想象着那样的景色,我的年少的心已经是蠢蠢欲动归心似箭了。。。。。。可是因为学习的缘故,我最终没有能在那天赶回家去看表姐姐弄“神迹”出来,最后听寨子里的人说蝴蝶是没有见在天空下飞舞,被表姐姐撕碎了的白纸片却在她家的屋子里撒了一地。。。。。。。

后来表姐姐也拜了师傅,并和师傅不停地祷告和乞求她的主要她停止做尼帕,她才没有继续,不过人们都在传言暗地里表姐姐依然在给她的主敬酒。。。。。。。。

 

哈尼族“尼帕”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黑色的扇子是尼帕做法事必备的"武器",除此之外还有小刀.酒碗

等等.......

并不因为表姐姐没有象她说的那样,让蝴蝶满寨子飞舞我就对尼帕这种存在的事实产生怀疑。

因为之后我也见证过很多神奇的事例。

还是另外一个堂哥哥,曾经参加过越战自卫还击并荣立三等功,退伍后在家乡娶了我小学的同学做妻子并和她共同生育了三个孩子。96年他得了一场大病,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剩了不到八十斤,送到我们那里的县城的医院里,医生们都束手无策都已经判了他死刑,并强行要我堂哥哥出院准备后事。我堂嫂不甘心,于是在回来的半道上送他到了外寨的一个据说是比较有功力的尼帕那里。经过这个尼帕做了法事并给他吃药以后,奇迹就发生了,不到三天,病情明显好转,一月以后完全康复。现在,我那堂哥哥依然健康地在我的山寨生活并认了那尼帕做了干爸爸,每年过年过节的时候都去看望呢!

哈尼族“尼帕” - 阿卡然说三 - 阿卡然说三

我旁边的是尼帕,是在哈尼族众多尼帕中少有的男性之一,他很厉害哦,不过他

不承认自己是尼帕,但是众人都知道他就是!

 

还有一个是我的邻居,讨了外寨的姑娘做妻子,共同生活了五年没有生育,中医西医也看了无数次都没有任何反应就离婚了。离婚那天,隔壁有一小伙子把要休回娘家的那女人接到了他家并与他成亲,婚后,那小伙的父母请来了个尼帕并做了法事吃了她给的药,一年后生了个胖小子。。。。。。。

从97年到现在,我接触了很多很多尼帕,除了我们哈尼族以外,其他民族的尼帕我也见过,特别是自从我远在法国巴黎的美眉在法国社会科学院读了博士并研究我们哈尼族尼帕以后,我也就跟着她有意识的接触和了解了我们哈尼族的尼帕。

不管你信或者不信,这种现象是事实存在的.以后我将要写我所见证过的所有的尼帕。

想了解我和尼帕的更多的故事吗?那就耐心地等待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52)| 评论(10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